茶香艺韵

闲话成都茶馆文化

来源:秀秀茶书院  发布日期:2016-07-14 10:49

中国都市中喜欢喝茶的人很多,这其中成都是最好的茶馆文化的写照。成都人从爱上茶馆,到爱上茶楼。可以说,成都人是把“爱茶主义”理解为或者表现为“爱茶馆主义”的,有数据显示,现在成都人每天至少有16万人泡在茶楼。著名四川民俗专家袁庭栋先生7月16日在其寓所接受了《成都客》的采访,对成都茶楼文化表达了认同的,还提出了不同看法。-------编者按

茶楼之都

《成都通览》记载,清末成都街巷计516条,而茶馆即有454家,几乎每条街巷都有茶馆。1935年,成都《新新新闻》报道,成都共有茶馆599家,每天茶客达12万人之多,形成一支不折不扣的“十万大军”,而当时全市人口还不到60万。去掉不大可能进茶馆的妇女儿童,则茶客的比例便无疑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况且,十二万人进茶馆,一天下来,得喝掉多少茶叶,多少光阴?有如此之多的茶馆和茶客,成都,实在应该叫做“茶楼之都”才好。

闲话成都茶馆文化

(图片来自网络)

袁庭栋先生进一步提供证据,印证了成都的茶楼文化不是偶然出现的:1938年的《成都导游》中说,大茶馆每天可接待200—300位顾客,小茶馆则为几十位。一个1941年的政府统计显示有641家茶馆,从业人员占成都工商各业的第5位。在近一两年,成都的茶楼发展更为迅猛,仅是在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的就达6000余家,这个数量,在全国是第一的。

而这正如一句谚语所说的:“一市居民半茶客”。

茶楼之最并非浪得虚名

如果说成都的茶馆也是解读成都的一把钥匙,那么通过茶楼我们可以看出成都人的生活状态。无论你走进哪座茶馆,都会领略到一股浓郁的成都味:竹靠椅、小方桌、三件头盖茶具、老虎灶、紫铜壶,还有那堂倌跑堂……

袁庭栋先生认为成都茶馆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与当初的湖广移民四川是分不开的。他提出了几条理由:成都平原道路狭窄崎岖,运输靠肩挑人抬,车夫、轿夫需要歇脚的地方;成都井水含碱味苦,不宜冲茶,饮水多由挑水夫从城外运回的河水;移民到成都的人口多,操各种方言,成为交流信息的场所;成都平原燃料较贵,为节约柴火,百姓人家一般到茶馆买水,如此这般,就带动了成都茶馆业的发展。

还有一个有趣的佐证是,旅美中国历史学会会长王笛先生在1997年时,到成都调查茶馆的状况,一位老人在悦来茶馆喝茶,他说,茶客们不愿在家里而去茶馆喝茶,因为他们喜欢“鲜开水”。这大概一直是成都茶馆不像北京等地的茶馆那样,长久地吸引着茶客逗留其间的原因。

开茶楼不需大资本

开茶楼是一种商业活动,但成都的开茶楼跟外地相比,有其独到的开办茶馆的方式。一般来说,开间茶楼所费并不多,只要有桌椅、茶具、灶和房间就成了。1937年,成都457家茶馆共有资本58400元,平均每家120元。那时的员工工资也不是很高,大约是每天所得的七八碗茶钱的价钱之间。

现在开一间茶楼所费当然是大的多,“10万元能轻松搞掂。”投资成都市自由城茶府的张琳怡表示,当初开这个茶楼,投入也就是几万元。这中档茶楼是这样,“开个小茶楼所费的成本更少。就是装修,再加上其他费用,茶楼就可运转了。”

“今天的茶楼跟以往的茶铺相比,就是多了包间的区别。”袁庭栋说,“包间还是因为私秘性的交流所需要的场所,当初做这个不是为了方便打麻将或斗地主的。”茶楼文化跟茶馆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不能割裂来看,因此,“我们谈论茶馆或茶楼文化,都是基于茶文化本身的”。

茶楼里的人

南方的茶馆装潢华丽,待客以自制的点心为主,是“有座无茶”。成都的茶馆“有座、有茶、有趣”。

事实上,不管是在民国时期,还是今天,成都茶楼里聚集着形形色色的人,以前有袍哥聚会的,有吃讲茶的,还有听茶书的。今天的成都人更是懂得闲逸,在茶楼里上班几乎是SOHO一族的时尚选择。袁庭栋先生表示,成都人每天16万人在茶楼上班并不是夸张的数字,因为成都的茶客也有资格自认为是中国第一流的茶客。

三次浪潮助推茶馆业

成都泡茶馆的历史很悠久了,有史可查的是,历史上的第一家茶馆在成都诞生的。

成都人爱喝茶是不变的,怎么喝却是不能不变的,而且注定要进入一个讲究档次的时代,商务洽谈,接宾待友,老式低档茶馆已不能容忍,茶馆业的“第二次浪潮”在八十年代终于到来。新一代茶馆强化了“茶坊”、“茶楼”这类名称,多半西式风格、装修豪华,动辄声称耗资千万,这样的场所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现在,成都茶馆业似又掀起“第三次浪潮”——强化多功能。茶坊不仅卖茶,还提供面点、中餐,菜肴也渐渐丰富。普遍添置的麻将自动洗牌机合并了棋牌功能。浴脚、修脚业务也开展起来,其强势拓展,几乎兼并了浴足行业。

牐牎俺啥嫉牟杪ノ幕可能代表今后的茶馆发展的方向。”袁庭栋说,“我们看它的演变不能仅仅局限于过去,对于当下的状况的观察,可能是更能促进茶楼的进一步发展。”

不在茶馆,就在去茶馆的路上

成都人似乎只有茶馆,才如贾平凹所说,是一个“忘我的境界”。对不少人来说,泡在茶楼不再是单纯的去为喝茶而喝茶。

1992年夏天,诗人何小竹与几个朋友一起办了一个广告公司。“我们即使有固定的办公地点,有一两间专门书写了类似‘揭开中国广告业的第二篇章’这种大口号,并配合口号摆放了一台386电脑的办公室,但我们还是喜欢去茶馆跟客户见面。”何小竹在一篇文章中说。“正是因为有了追求舒适的心态,才造就了成都这样一座休闲城市的人文传统。”袁庭栋同样对此是一致的认为。

和成都这个城市一样,茶馆文化在继承中发展着。现代的成都人依然爱茶,许多人仍喜欢在茶馆谈事、谈工作。这就像一位作家说的那样:“我不在茶馆,就在去茶馆的路上……”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成都的茶楼才吸引着茶客们的流连忘返,在茶馆中完成工作,甚至于一个人的日常生活。

原标题:成都人,不在茶馆,就在去茶馆的路上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茶艺考试的那些事

下一篇文章: 来自专家的茶艺之说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