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艺韵

园林中的人文特质

来源:园林工程   发布日期:2016-10-08 15:27

  中国古典园林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艺术,更是一种文化的延续和继承。园林建筑,是由房屋、山水、花木等组成的综合建筑群体。人们常把“园艺造院”喻为“凝固的音乐”或“石头的史书”是不无道理的。特别是中国园林,融多项艺术于一体,为游人寻求一方“安闲幽美”的环境。特别是明、清以后的园林,不仅倾注了众多工匠的毕生心血,同时也融进了古代士人理想的人格完善。-------编者按

  将江南诗词、绘画艺术注入园林建筑之中,把竹、松、梅、荷、山、石等自然景物融进庭院。昔日,能令古人从园林景观中获得安抚和感悟;今日,能使人感受到先祖的胸怀和意境,使无言的花卉楼台渗进了浓浓的人情。因而,“园林景物”也如同插上了翅膀,飞入人们的心中,同时炒起了一方的旅游人气。显而易见,在造园过程中,“人文氛围”的营造是不能忽视的一环。

园林中的人文特质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现在人们造园大多只关注园艺的建筑、树木、花卉,庭院布景等等,缺少园林“文化背景”的塑造。众所周知,一个世人瞩目的“园艺精品”,不仅建筑设计极为重要,而且人文历史环境的营造也是不可缺少的

  由绍兴“沈园”的文化积淀谈起

  一提到园林的“人文氛围”,不少人会想到绍兴的“沈园”。因为沈园之所以具有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来自南宋词人陆游的那篇《钗头凤》,及百年来人们根据陆游原作改编的戏剧,使沈园声名远播,百年流芳

  游客所注目的多是沈园的文化沉淀和历史背景,陆游的《钗头凤》,词曲优美,凄切婉转,文字简炼、感人至深。历代以来,越剧、话剧《钗头凤》则更是在原词的基础上,大加渲染,剧情曲折凄离,情意绵绵。数百年来,曾令众多男女为之动容。

  相传,陆游年青时与表妹唐琬相爱成婚,郎才女貌。不料,陆母不喜唐氏,强令唐琬改嫁。数年后,陆游偶游沈园,不期与唐琬相遇。此时,二人都有他属。唐琬置酒相待,陆游旧情复燃,百感交集。在壁上题写了《钗头凤》词:“春如归,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等句。

  四十年后,陆游又重游沈园,故园依旧,人面全非。不由感慨万分,又写下了题为《沈园》的诗词:“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惊鸿照眼来。春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猗吊遗踪一泫然”,这是一段催人泪下的“儿女情长”故事。

  陆游作为一代文豪,一生坎坷,饱经风霜,忧国忧民,写下了千古传诵的诗词。但是在个人情感上,竟然也会和普通人一样有着抱恨终生的遗憾

  寻常的花卉树木、寻常的楼台庭院,也因之添彩生情。无言的园林,因陆游诗文、戏剧的流传而成为“千古名园”,成为众多游客注目的旅游沸点。这就不能不令人思索了,在我们造园过程中,资金的投入,亭台楼榭、花草树木的设计,及建造和栽培固然重要,但是文化内涵、历史沉淀的挖掘也是重要组成部分。

  寻找“文化底蕴”

  一个园林建筑,一座楼台,或者仅仅一条长廊的设计或修建,需要耗费人们大量的心血和资金投入。我们建造的许多事台楼阁,外观秀雅,融江南园林和北方宫廷风格于一体。不少园林建筑,中西结合,甚至搬来了欧洲、印度、俄罗斯或中东的造园风格,创意别出心裁,不可不说是“精品”之作。但是名气不大,游人廖廖,很难形成一方的旅游气候,达到预期的人气和经济效益。究其原因,多数是因为缺少人文沉淀的挖掘,缺乏有创意的文化背景

  但是“文化背景”是可以“创造”的,是可以“臆想”的,也是可以“寻找”的。比方说,杭州的雷峰塔,游人一到那里就不由想起白娘子的故事;飞来峰,人们马上会记得济公的传说。但是雷峰塔下是否真有白娘子?或者“飞来峰”是否真从印度“飞”来?无人追究。

  不言而喻,那是子虚乌有的事,是前人臆想出来的。但是这些曲折离奇的故事或传说,就是那么具有吸引力,就是能够炒起一方的旺盛旅游人气,就是能成为当地财源滚滚的“源泉”,这就不能不令人深思了

  我们通常所说,江南园林的“四大名亭”,或者“八大名楼”等等,不少游人不远千里慕名来游。

  一篇优秀的文章,一个优美的故事,一段感人的传说,能让一座楼台、一个亭子、一所庭院,名扬四海,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海市蜃楼”、成为一个旅游热点,进而带动一方经济。因此,我们在造园过程中,绝对不能轻视园林“文化氛围”的营造和挖掘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古国。每一块土地都有厚实的文化积淀,每一个地区都有特殊的人文历史,就看我们怎样去利用和创造了。

  刻意挖掘有创意的“人文源泉”

  近代以来,许多地方建造了众多颇有特色的亭台楼阁、园林庭院,但是不少园林建筑人气不旺,经济效益并不理想,有的秀雅楼台,竟然只能作为旅游景点附设的小卖部或者茶室来处理。游人经过这里,或许会瞟上一眼,说一句:“这个小楼设计倒是不错,只是用作购物亭,可惜了!”

  也有的地方,拥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只是还没有被人“发现”。

  比方说,杭州旧有的“望海楼”,地处湖畔凤凰山麓,其山襟江带湖,楼阁立于山巅。游人登楼、前赏西湖秀色,后观大江东去。古人称之:“临镜映西子,听涛倚钱塘”。

  中秋之夜,皓月当空,山中旧有胜景“凤山望月”。昔日凤凰山为吴越国治所在,南宋又是皇室禁苑之地。相传,山顶的“望海楼”,初建于唐代,始称“东楼”。唐宋时期,钱塘江水面宽阔。登楼,远望烟波浩渺、渔舟出没,江水一望无际,水面一直延伸到凤凰山脚。立于山麓,可眺望钱江大潮,白浪滚滚,宛若汪洋,蔚成奇观、可谓“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其楼阁,独占湖、海、山之胜,故而名之“望海楼”。

  据载,望海楼高踞山崖,雄奇壮丽,飞檐翘角,气势磅礴。倚楼远眺,江、湖、城,一览无余。白居易、苏轼最喜登临此楼,留下许多传世佳作。不过,最出名的还是宋代柳耆卿的名篇《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会都,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堤绕堤沙,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等等,为西湖构划了一个壮丽的轮廓。此曲流播后,金主完颜亮“闻曲观画,逐萌南侵之想”,立誓要“投鞭断江,立马西湖,方遂生平壮志”。诗词寄情西湖山水,荷艳桂香,词曲优美,广为流传,使得“望海楼”的声名也不胫而走,扬名天下。

  厚实的人文环境、动人的史实,为园林造景衬托了浓浓的人文氛围,如同沈园、如同望海楼、如同雷峰塔一样源远流长。游人进入园林,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无声的庭院,无言的园林,仿佛正在弹奏一曲动人的民乐,奏出了意想不到的重音。

  其次,一些历史名园现在大多处在闹市之中,寸地寸金,周边高楼林立,噪声不绝于耳,商业气氛浓厚,与传统庭院刻意营造的氛围格格不入。因此,在园林造景中,对于周边环境氛围的营造也是需要考虑的内容之一,“名园”更应如此。尽量避开现代建筑物的侵扰,而保持原有的韵味。

  美丽的园林建筑,无疑能为城市的容貌增辉添彩,为市民寻找到一块休闲胜地,及拓展旅游项目,进而带动地方经济起飞。漫步园林庭院,是都市人最好的闲暇方式之一。但是也有的城镇,修建了不少园林庭院,装饰华丽,点缀在湖山之中。令城市增色,令山河添彩,游人凭栏远眺,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就是缺少文化层面的挖掘。

  同样,走进湖南的“岳阳楼”,人们马上会想到范仲淹的名篇《岳阳楼记》,辞文优美抒情,由“写楼”到“写景”,由“写景”进而到“写人”,继而,引出“先天下人之忧而忧,后天下人之乐而乐”的感慨,道出了先贤的襟怀和抱负,不愧为千古佳作

  家父年过八旬,体弱多病,常感叹,壮年时“未能一睹岳阳楼胜景,为人生一憾!”。可见,一篇范文所起的作用,对于一个景物所产生的影响,不可等闲视之。

  毫无疑问,要使“园林景观”扬名天下,成为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除了庭园的设计与建造之外,还必须在“人文背景”挖掘上下工夫。

  江南,真不愧是一块人文积淀深厚的土地,即使是走在沈园这样一个小小庭院里,也能感受到历史脉搏的跳动,感受到民族文化的源远流长。

  在沈园长廊上,我见到一位长者端坐在曲尺宽的书桌后,替游客在扇面上题诗作画。并且声称能用每一个游人的姓名做诗,吾女名“龚励”,先生听说小女仍在大学就读。当场赋诗二句:“龚家淑秀智慧颖,励精学勤读经纶”,将“龚”、“励”二字巧妙地缀入诗句。虽然,这只是一段小插曲,却也能看出沈园的文传脉络,细处见微。也许,这就是庭院人文氛围的营造了

  因此,我们在园林建筑的创景、造园时,不仅要在构建上“费尽心机”,创出精品,而且还要在人文的挖掘上“竭尽全力”,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口上、用在文化上、用在民俗化的特色上,让我们的园林艺术插上新的翅膀,飞向每一个人心中,创造出一个个千古不朽的“文化精品”,留给游人,留给后人。

  如同沈园,历经千秋,仍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原标题:漫谈园林“人文氛围”营造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秋色叶树在园林中的应用

下一篇文章: 园林中的借景艺术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