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艺韵

四大文明古国与沉香文化的不解之缘

来源:中国香道  发布日期:2019-09-10 12:31

六千年悠久历史的香文化沉香在历史上与四大文明古国都结下了不解之缘。沉香的品鉴、运用、消费,点点滴滴,无不与社会生活有着密切的缘分。在中国从 汉代至今的历史长河中,沉香文化如一条芬芳的香脉,不绝如缕。古老的中国香学文化,堪称民族文化奇葩之一。——编者按

香文化,久远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历经春秋战国,成于汉,兴于唐,盛于宋,极盛于明,过渡于清,迄今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从皇室朝廷,到公卿巨族以至富豪雅士,都对沉香青睐有加,并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沉香文化,这在正史及文学作品中多有记载和描述。先秦时期,香的主要功用为原始祭祀,用于表达人们对天地的敬仰。烧香行为由国家掌握,由祭司执行。《诗经周颂·清庙之什·维清)):“维清缉熙,文王之典。肇禋,迄用有成,维周之祯。”禋就是烟,是说周文王受命而祭天,熏香而出其烟。到西汉中叶,西域或南亚的龙涎香、苏合香等香料传人中原,因其芬芳浓郁,深受皇室贵族士大夫等人士喜爱。

始于汉宫廷的沉香香薰 从汉武帝时期到三国,可称为香的引进期。武帝时期香品渐走向实用化,汉武帝时引入西域香料,降及东汉三国,在这300多年间,香的使用还仅限于宫廷和上层贵族之中,被用于重要的皇家仪式、重要节令甚至皇亲国戚的奢侈日用。由于香极为名贵,难得进入寻常百姓之家。提到沉香的古文献中,较早的有东汉杨孚所著《交州异物志》,该书载:“蜜香,欲取先断其根,经年,外皮烂,中心及节坚黑者,置水中则沉,是谓沉香„„”西晋张华编撰的《博物志》是一部奇书,书中分类记载了异境奇物,奇闻逸事及神仙方术等等,其中对香事的记载饶有兴味。《诵物志》卷之二《异产》一节记载了汉武帝时西城小国朝贡并献香的故事: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来献香者,帝谓是常香,非中国之所乏,不礼其使。留久之,帚幸上林苑,西使千乘舆闻,并奏其香。帝取之看,大如鸾卵,三枚,与枣相似。帝不悦,以付外库。后长安中大疫,宫中皆疫病。帝不举乐,西使乞见,请烧所贡香一枚,以辟疫气。帝不得已,听之,宫中病者登日并差。长安中百里成闻香气,芳积九十余日,香犹不歇。

帝乃厚礼发遣饯送。从这个小故事中,可知外方之人不远万里、不畏艰险前来汉朝献香,很有情调和诚心,而各种奇异香料也随着朝贡等对外交流活动进入宫廷。献香使节来到后,起初皇上看朝贡的香品不起眼,认为是中国并不缺乏的寻常物事,因而对献香使者也不太待见。后来见其疗治时疫的奇效,乃大欢喜。而且贡香焚烧之后,芳香之气三月不散。于是皇上乃一改态度,赐予献香使节丰厚的礼品,并给予其盛宴饯行的待遇。《汉武内传》这本书,系托名汉代班固或晋代葛洪撰者,皆无确据,实为后人伪托,但它描述朝廷运用沉香,倒也记述真确:“七月七日设座殿上,以紫罗荐地,掺百和之香。”农历七月初七乃是传统七巧节,又称乞巧节、女儿节。《太平御览))记载:“七月黍熟,七日为阳数,故以糜为珍。”七月七日原本属于庆祝丰收的良辰吉口,后来演变为女儿节。这样的日子在皇宫大殿点燃百和之香,属于对天地很虔诚的崇拜礼仪。而所谓百和之香,首先就是沉香在其中遥领众香。 汉代,熏香用具名目繁多,有香炉、熏炉、香匙、香盘、熏笼、斗香等。西汉熏香的器具铜制博山炉制作精良,根据《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博山炉主要燃烧的是树脂类香料。汉朝卫宏撰写的《汉官仪汾说:“太官供食,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尚书郎伯使一人,女侍史二入,皆选端正者。伯使从至止车门还,女侍史絮被服,执香炉烧熏,从入台中,给使护衣服也。’’可见精致、气派、程序繁复之一斑。汉代还有一种奇妙的赏香形式:把沉水香、檀香等浸泡在灯油里,点灯时就会有阵阵芳香飘散出来,称为“香灯”。云起香堂专营纯天然沉香、檀香、香道用具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或者百度搜索云起香堂就可以看到了。

挥霍无度的两晋熏香生活魏晋时期,香从宫廷扩展到文人士大夫阶层,文人用香蔚然成风,留下不少品香用香、记录心情的诗文。汉末至魏晋六朝,佛道两教的兴盛,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这一时期香文化的发展。此时,具有代表性的博山式熏香文化大行其道,它不再是达官贵人修养身心的专利,平民百姓用博山炉熏香、品香也成为一种时尚。南北朝时期,沉香不仅为皇亲国戚所珍爱,也为上流社会所追捧,已是有身份的人的昂贵奢侈品,这个时期贵族阶级就开始尝试把沉香与来自四面八方的香料掺和,进行和香试验。沉香作为贡品,首先被用于皇室消费。在那些荒淫之主当政期间,沉香也常常被暴殄天物,令人叹惋不已。宋朝初年的词人张先,有一首著名的词作《玉树后庭花》,讽喻陈后主淫逸亡国的历史悲剧。这首词上片写道:“宝床香重春眠觉,枕窗难晓。新声丽色千人,歌后庭清妙。”隐括史实,以含蓄之笔直剌后主沉湎床第之欢,渲染后主起居之奢。陈后主荒淫佚政的史实,据《南史》之《后主本本纪》,《后妃张丽华传》等记载:陈后主荒于酒色,不理政事,“于光昭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其窗牖、悬楣、栏槛之类,皆以沉香檀木构之,又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外施珠帘。内有宝床宝帐,每微风暂至,香闻数里,朝日初照,光映后庭’’。皇上的居处住室,多喜欢以沉香木装修;同时无日无夜地熏烧不停,香味飘得很远。宋代洪刍(字驹父)所撰《香谱》,说陈后主奢侈名堂很多,喜欢自制一种“帐中香”,这是以丁香、沉香及檀香、麝香等各一两,甲香三两,将它们细研成屑,再取鹅梨汁蒸干焚之而成的一种妙香。用鹅梨蒸沉香,放在帐中,谓之帐中香。他为何要乐此不疲呢?因为鹅梨蒸过的沉香遇到人的汗气,即变成一种甜香。可见陈后主用心之深。唐代戴孚撰写的《广异记》,说是唐代有一个博览经典的学者常夷,夜晚读书,风声飒飒,遇到一个高人,该人记得前朝旧事:“问其梁、陈间事,历历分明。自云朱异从子,说异事武帝,恩幸无匹。帝有织成金缕屏风,珊瑚钿玉柄尘尾,林邑所献七宝澡瓶,沉香镂枕,皆帝所秘惜,常于承云殿讲竟,悉将以赐异。" 粱武帝萧衍恩幸朱异,常将其珍惜秘藏的外国贡物赏赐给他,其中就有沉香镂枕。沉香礼品来自林邑,林邑是古国名,象林之邑的省称,故地在今越南中部。可见,当时沉香木已经做成镂空之枕头,用作进贡之物,和金缕屏风、七宝澡瓶等宝物一样,为皇帝所喜爱,视为秘宝。相比后来的昏君隋炀帝大肆焚烧,梁武帝仅仅使用沉香枕头,则还算是好一些的。

隋唐时期国家统一,尤其唐代有所谓盛唐气象,香道于此走向及。当时经济繁荣、海路通达、佛教兴盛,社会上下,用香风气趋于普及,技术上也产生了形式丰富多形的行香方法。“迨炀帝除夜,火山烧沉甲煎不计其数,海南诸香毕至矣。"(《香乘》卷一)南香的大量涌入,使香的价格降低,也为香文化的普及奠定了物质基础。 唐代文人对隋炀帝的豪阔奢靡,也多有描述,尤其强调它的焚香的效果。韩僵《开河记》:“炀帝御龙舟幸江都,舳舻相继,锦帆过处,香闻十里。’’《纪闻》记载:贞观初,天下又安。时属除夜,太宗盛饰宫掖,明设灯烛,盛奏乐歌。乃延萧后观之,后曰:“隋主淫侈,每除夜,殿前诸院设火山数十,尽燕沉香木根,每一山焚沉香数车。火光暗,则甲煎沃之,焰起数丈,香闻数十里。一夜用沉香二百余乘,甲煎过二百石."宋代陈元靓撰《岁时广记》卷四十《风俗通)》也有类似记载,且更为详细。后来欧阳公诗云:“隋宫守夜沉香燎,楚俗驱神爆竹声。"用的也是这个典故。陈后主、隋炀帝都是荒唐、荒淫的人物,这样的君主却喜欢消耗沉香,从其用量而言,简直是对大自然的极度破坏和亵渎,尤其是隋炀帝,对沉香的消耗浪费简直令人发指!几十座篝火,都用沉香木来焚烧,沉香一车车拉运而来,都是用劲烈的明火焚烧,火光稍暗,就用动物油去实施火上浇油!火光燃起数丈之高,很远的地方都闻到浓烈的香气。他这样一夜就能消耗两百车沉香。唐代的许多皇帝,都对香料十分钟爱,而且依仗雄厚的国力,在用香的品级和数量上都远远超过前代的帝王。唐中宗时期,朝廷的王公大臣还曾“各携名香,比试优劣,定期举行“斗香”活动。《资治通鉴》唐纪五十九则记述较为明理的皇帝,这是唐敬宗李湛时候的事动。

极盛一时的宋代熏香,宋代是香文化发展得最为蓬勃的时期,诸多香料商店、品香会所成为上层人士的集会场地,尤其是文人雅士、哲学家、艺术家以及官宦贵族知名人物频繁出入。《宋史·地理志》记载沉香等香料的朝廷消费,令人咋舌。宋代朝廷对香的消耗不少,地方有进贡之义务。“元丰贡沉香、甲香、詹糖香、檀香、肉豆蔻、丁香母子、零陵香”等特产。宋高宗时期虽对修炼长生不老之术不感兴趣,但他重视强调伦理道德的修养。再就是他很崇尚斋醮,当然不免消耗相当的社会资源。斋醮活动普遍而又频繁,规模不小,而且每遇国醮,宰相以下文武官员都要斋戒到场行礼祈祷,举行一次国醮,一般要花费“沉香一百两,降真三百斤,黄蜡一百斤,官钱十万贯”。(《庐山太平兴国宫采访真君事实>卷三)宋代把香道的妙用发挥到极致,陆游《老学庵笔记》记录了宋朝风行一时的爱香风尚:“京师承平时,宋室戚里岁时人禁中,妇女上犊车皆用二小鬟持香毬在旁,二车中又自持两小香毯,车驰过,香烟如云,数里不绝,尘土皆香。”北宋大画家张择端的长卷风俗画《清明上河图》,笔下历历尽显北宋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清明时节的社会经济繁荣景象。画卷上店铺繁多,各式各样,其中绸缎店、中医诊所、茶馆、药店、看相箅命、马车修理、饮食店铺等等,其中,就有几家香店,穿插其间,如较明显的有:刘家上色沉檀柬香店。可见沉香以及它所包含的香文化,显然极深地贯穿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宋代沉香品鉴的风气就是这样蔚为大观,这与其烧瓷技术高超,瓷窑遍及各地也有关系。宋代的瓷器,由于瓷炉比铜炉价格低,所以很适宜民间使用。瓷炉虽然不能像铜炉那样精雕细琢,但宋代瓷炉却自成朴实简洁的风格,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以后的元明清时期,开始流行香炉、香盒、香瓶、烛台等搭配在一起的组合香具。宋代寇宗爽所撰《本草衍义》,还有沉香木用于建筑等的记录:“沉香,岭南诸郡悉有之,旁海诸州尤多。交干连枝,岗岭相接,千里不绝。叶如冬青,大者合数人抱。

木性虚柔,山民或以构茅庐,或为桥梁,或为饭甑尤佳。"建筑居所、铺设桥梁、做成蒸饭食的甑子,尽管木性虚柔,沉香木的作用真不可小觑!云起香堂专营纯天然沉香、檀香、香道用具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或者百度搜索云起香堂就可以看到了。沉香的贸易,在宋代真是渗透到朝廷以至民间的各个方面。宋元时期,中国医药对外往来更为密切。位于越南一带的有交趾、占城、安南等国,交趾国于两宋时期将犀角、玳瑁、乳香、沉香、龙脑、檀香、胡椒等药材输入中国。姚术栋《安南小史》说:“(安南) 国多产药草,但国人不知制之,皆一致于中国,中国制而复送于安南,土人谓之北药。"宋代文豪苏东坡谪居海南时写道:“海南多荒田,俗以贸香为业„„民无用物,珍怪是殖。播厥薰木,腐余是穑。"海南居民以物易物,那沉香交易换取生活必需品,苏东坡描述 了当地居民砍木采香的情景„„将香木砍倒,数年腐朽后,所剩不烂的芯材就是沉香了。宋代的香道贸易兴旺,源于当时海外贸易扩展,因用量需要,海外沉香陆续进口,民间也使用沉香,不算稀罕。在宋代社会,沉香的文化角色,极大地丰富着人们的生活。因航海技术高度发达,从海上丝绸之路运往中国的物品中,香料占有很大的比重,因而该条海路,也常被称为香料之路。来来往往的商船载运南亚和欧洲的乳香、龙脑、沉香、苏合香等多种香料,运抵泉州等东南沿海港口,再转往内地,同时将麝香等中国盛产的香料运往南亚和欧洲。当时市区舶司(海关)对香料贸易征收的税收甚至成为国家的一大笔财政收入,足见当时香料的用量之大与香料贸易的繁盛。宋朝政府甚至还规定乳香等香料由政府专卖,民间不得私自交易。

冯梦龙《蒋兴哥重会珍珠衫》,系《三言二拍》中的名篇,以两宋社会生活为故事的时代背景。故事中古代经商的辛苦情状描绘得活灵活现。书中写道:一路遇了顺风,不两月行到苏州府枫桥地面。那枫桥是柴米牙行聚处,少不得投个主家脱货,不在话下„„兴哥在广东贩了些珍珠、玳瑁、苏木、沉香之类,伴起身。那伙同伴商量,都要到苏州发卖。兴哥久闻得“上说天堂,下说苏杭”好个大码头所在,有心要去走一遍,做这一回买卖,方才回去。从这里的描述可以看出沉香等物在民间市场的传播流通较广。而且南方来的沉香在苏州这样的大商埠,有利于集散贸易。而且,在 这样的商埠,沉香价格可能高于原产地数倍。宋代的沉香文化还传播到临近邦国。古代大理国商业贸易发达,与四邻诸如戎州(今四川宜宾)、成都„„在南方则接近印度及东南亚诸国。在唐代末期以及整个宋朝时期,它从内地输入汉文书籍、缯帛、瓷器等,又从两广(粤东、粤西)输入沉香木、甘草等药材和手工业品。而宋朝正是沉香消费品鉴的高潮时期,显然,远在滇西的大理国也受到影响。宋代及宋代之后,不仅佛家、道家、儒家都提倡用香,而且香更成为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在居室厅堂里有熏香,在各式宴会庆典场合上,也要焚香助兴,而且还有专人负责焚香的事务;不仅有熏烧的香,还有各式各样精美的香囊香袋可以挂佩,在制作点心、茶汤、墨锭等物品时也会调入香料;集市上有专门供香的店铺,人们不仅可以买香,还可以请人上门做香;富贵之家的妇人出行时,常有丫鬟持香熏球陪伴左右;文人雅士则多设香斋,不仅用香品香,还亲手制香,如此一来,必然促进沉香的商贸交易。

普及民间的明清熏香文化自从元代线香发明以后,香品的制作,形式多样而丰饶。明代,承继前代香文化精致传统达于极顶,且多发展创造,熏香用香之文化更趋多元,高崇之佛门、世间之文人雅士,纷纷营建香斋、静室与收藏宣德炉,蔚为风尚。以沉檀香为材料制作的香品更是宫廷朝堂、贵胄之家不可或缺的用品。延至清季中叶,盛世风气使然,行香普遍渗透日常生活之中,举凡炉、瓶、盒三件一组的书斋、香案等等’遂成文房清玩之典型陈设。明代沉香消费,涉及它的采买政策和海禁政策,沉香的消费与前朝另有不同的境况。余继登《皇明典故纪闻》记载:“洪武时,交通外夷之禁。永嘉民有买暹罗使臣沉香等物者,为恩人所讦’按察官论当弃市。太祖曰:'永嘉乃暹罗所经之地,因其经过,与之贸易。此常情耳,非交通外夷比也。’释之。”云起香堂专营纯天然沉香、檀香、香道用具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或者百度搜索云起香堂就可以看到了。可见,违反海禁政策’就会有人告发,处境相当危险。但是皇上在处理具体问题时,也幸好还有所转圜,没有违背人间常识常理,于是这个从事沉香交易的人侥幸捡回一命。朝廷虽禁用外国香,但允许甚至倡导使用本国香,事见后人补辑的顾炎武散篇文章《日知录之余》。在《曰知录之余·禁番香》中,作者引述《广东通志》说:建文三年十一月,礼部为禁约事。奉圣旨:“沿海军民私自下番,诱引蛮夷为盗,有伤良民,尔礼部出榜,去教首人知道,不问官员军民之家,但系番货、番香等物,不许存留贩卖。其见有者,限三个月销尽;三个月外,敢有仍前存留贩卖者,处以重罪。钦止o"除复奏外,今将圣旨事意备榜条陈,前去张挂,仰各遵守施行,至榜者。一,祈神拜佛所烧之香止用我国松香、柏香、枫香、黄连香、苍术香、蒿桃香水之类,或合成为香,或为末,或各用,以此为香,以表诚敬,盖上香之说,上古本无降神之礼,焚萧艾以展其诚。近代凡有祷祈,事主升坛,动辄然香在前。为何?恐人身垢秽。香不过辟秽气而已,何必取外番之香以为香?只我中国诸药中有馨香之气者多,设使合和成料,精致为之,其名曰某香、某香,以供降神祷祈用,有何不可?一,茶园马牙香虽系两广土产,其无籍顽民多有假此为名者,夹带番香货卖。今后止许本处烧用,不许将带过岭,违者一体治罪。一,檀香、降真茄兰木香、沉香、乳香、速香、罗斛香、粗柴香、安息香、乌香、甘麻然香、光香、生结香,并书名,不书番香,军民之家并不许贩卖存留,兄有者许三个月销尽。建文为明朝第二个皇帝朱允坟的年号,建文帝在位仅4年(1399~1402)o可见明初禁民间用番香、番货属于一种经济政策,违者处罚很严厉。明成祖即位之后,采买政策大为改观。

从永乐三年(1405)至宣德八年(1433),郑和先后率领庞大船队七下西洋,每次同行的医官、医生180多名,还有善辨药材的药师、药工,对各国贸易的药材进行鉴定。随行带去的中药人参、麝香等国药,受到沿途各国的欢迎。费信《星槎胜览))记载:“满剌加(今马六甲)于永乐九年其王率妻子陪臣五百四十人来朝,贡献犀角、苏合油、乳香、沉香、龙脑、胡椒等。中国则以宝石、珍珠、丝绸、人参、麝香、樟脑等换易。”这算是禁止使用番香政策之外的特殊情况吧。宣宗时宫廷已大量使用香料。余继登(曾参加纂修《大明会典》) 所辑录的《皇明典故纪闻》中记载:“宣宗闻太医院奏尚衣监用辟虫香二万斤,乞遣人福建等处收买,曰:‘此非急务,不必遣人。且香药安用许多?可减其十之七。’’’可见皇宫香料的使用数量奇大,并要到南方沿海采买。在明世宗时,明朝宫廷更是大量使用沉香。此公嗜好做万寿饼,以求长生不老。但到了晚明时节,沉香的贸易和使用情况又有所改观。大剧作家 汤显祖写澳门的沉香贸易,处处可见其繁盛的景象。万历十九年(1591),汤显祖因为得罪大学士申时行,被贬谪广东徐闻。这客观上也促成了他一趟别有意趣的旅行并获得耳目一新的见闻。因要前往徐闻,他顺道经东莞、顺德、香山,考察风俗人情。转来转去,不期然间转到了澳门。在香港开埠之前,澳门是东南亚一 个非常重要的香料集散地。

汤显祖的《香山验香所采香口号》写其对龙涎香的倾倒:“不绝如丝戏海龙,大鱼春涨吐芙蓉。千金一片浑闲事,愿得为云护九重。”除了龙涎香,沉香更是商人们搜求的宝物。当时也有不少沉香从海外收购。澳门就是重要的中转站和集散地。《听香山译者》被他请教的翻译这样向汤显祖介绍:“占城十日过交栏,十二帆飞看溜还。握粟定留三佛国,采香长傍九洲山o"描述的是澳门葡商出海,到南洋诸国贸易购香的场景。首句指的是葡商由占城(今属越南)出发,十日后可到交栏(今印尼格兰岛)。他们所乘的是配备有十二张帆的快船。后句写葡商到九洲山(今马来半岛中一群岛,南洋产香胜地)采购香料。这首诗生动地介绍了澳门葡商在东南地区频繁的香料贸易。云起香堂专营纯天然沉香、檀香、香道用具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或者百度搜索云起香堂就可以看到了。明代沉香的收藏和使用在文学作品中也有反映。古典名著<金瓶梅》里写李瓶儿决意嫁给西门庆之前,决定向他示好,拟资助西门庆修房子、建花园。这是一笔交易,也是极具重量的感情投资。她对西门庆说:“奴这床后茶叶箱内,还藏着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你明日都搬出来,替我卖了银子,凑着你盖房子使o"

可以看出,在此间的经济生活中,沉香的地位很高,和银子等硬通货一样,属于保命之经济储藏,而且它的价值可能还超过其他宝物。40斤沉香,也许是李瓶儿精心珍藏已久的上等好材。至清朝,香已完全融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包括《红楼梦》在内的各类文艺作品中,都有大量对香的记述。但是时至晚清末期,国势衰退,战火频仍,与诗词乐舞等纯粹的艺术形式渐走下坡相似,香学、香文化也渐趋式微。焚香之感受、礼香之修持、品香之明心,如此之雅人深致,随着时运的衰败,终于在大清王朝的风雨飘摇中,火尽灰冷了。清朝仍有邻邦进贡沉香的记载。《清史稿·暹罗传》记载人贡中国的有沉香、冰片、犀角、龙涎香等十余种,清廷曾回赠人参等,并对暹罗药商予以优惠待遇。

当时,暹罗的药用酒类引起了中国医家的重视。在清朝的宫廷中,仍然使用沉香。当代长篇小说《台湾风云》根据当时的史料传闻,描写皇帝在宫中接见大臣时熏烧沉香的情形。太监代刘铭传向光绪奏请台湾建省时,“养心殿内,光绪也已从最阳的惊诧中缓和过来。他晶莹的目光闪烁着,命刘铭传将地图呈上。当值太监连忙接了地图,平铺在御案,又把紫檀框梅花立灯移到近处,往镂空的熏炉里添了沉香”。当时光绪正陷入深长的思索,一边观看刘铭传手绘的东海形势图。沉香的袅袅香烟,加深了他的这种思索的深度。 明、清两代,宫廷皇室皆崇尚用沉香木制成各类文房器物,工艺精细,与犀角制作相同。沉香木自古以来就是非常名贵的木料,亦是工艺品最上乘的原材料。但由于沉香木珍贵且多朽木细干,用之雕刻,少有大材,所以它若用于建材,就有些奇怪。但在皇家建筑中,留下了几处沉香木建筑的珍贵范本。蜚声中外的北京古建筑材料中的四宝,即祈年殿沉香木楹柱、太庙前殿正中三间沉香木梁柱、颐和园佛香阁内铁梨木通天柱、谐趣园中涵远堂内沉香木装修格扇,皆与沉香木有关。天坛面积辽阔,相当于紫禁城的四倍。院内遍植苍松翠柏,蓊郁苍翠。种种佳树,表示崇敬、追念和祈求的寄托。建筑天坛之时,想来绝不会缺乏大木、硬木、名贵木材。但有些奇怪的是,其中的部分建筑,就采用了沉香木。沉香木并非特别坚硬,也不一定适合建筑大殿,但是为什么沉香木的地位在其中如此之高呢?也许,只能用沉香的地位和美善高洁的象征意义来作解释了。除此之外,在古代建筑中,沉香也另有用场:古人把沉香研成粉末,与油漆相拌,涂在想要建筑物散发香味的部位上,待新宅落成,在梁木和泥壁,因掺和沉香粉,开门则香气蓬勃。

可见古人心思之周到。费氏,青城人,嫁给蜀主孟昶,赐号花蕊夫人。其宫词描写的生活场景极为丰富,用语以浓艳为主,《全唐诗》下卷存有她的诗一卷,其中一首写道:“沉香亭子傍池斜,夏日巡游歇翠华。帘畔玉盆盛净水,内人手里剖银瓜。”从花蕊夫人的“沉香亭子傍池斜”以及李白的“沉香亭北倚栏杆”,均可知沉香木与建筑的关系实在不浅。吴伟业诗《清凉山赞佛寺》其中有云:“西北有高山,,云是文殊台。台上明月池,千叶金莲开。花花相映发,叶叶同根栽。王母携双成,绿盖云中来。结以同心合,授以九子钗。翠装雕玉辇,丹髹沉香斋。护臵琉璃屏,立在文石阶。长恐乘风去,舍我归蓬莱。”虽不乏诗人的夸张和想象,“丹髹沉香斋”,则其内部全用沉香木装修,是可以肯定的。在社会生活中,沉香仍是高贵和身份的象征。清朝的公子哥乃至一般生活无虞的人,都购置各种香饼、香料环佩,便于随身佩戴。在流传世界各国的《红楼梦》这部古代文学名著中,对沉香的描述,颇见沉香的珍贵、高贵和名贵。沉香的象征意义非常鲜明,是珍贵、奢华、尊崇的象征。<红楼梦》第十七回中描写元妃省亲,这样写道:茶已三献,贾妃降座……少时,太监跪启:“赐物俱齐,请验等例。"乃呈上略节。贾妃从头看了,俱甚妥协,即命照此遵行。太监听了,下来一一发放,原来贾母的是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拐拄一根,伽楠念珠一串,富贵长春宫缎四匹,福寿绵长宫绸四匹,紫金笔锭如意锞十锭,吉庆有鱼银锞十锭。邢夫人、王夫人二分,只减了如意….贾妃赏赐给贾母的礼物最为高级,其中就有沉香。除了普通沉香样是少不了的调剂,甚至堪称情景之美的灵魂。

原标题:四大文明古国都与沉香结下了不解之缘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