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艺韵

古代的佩香风俗

来源:香天下  发布日期:2021-02-02 21:23

香袋子,搐钱儿,胸前一对儿。绣帘妆罢出来时,问人宜不宜。中国古代很早就有佩香的风俗,魏晋之时,佩带气味芳菲的香囊,是雅至风流的一种表现。古时佩带之香的种类很多,除了香囊还有香珠、软香、拂手香等。——编者按

香珠,以香为料制成,最初为道家所使用。《陈氏香谱》:“香珠之法,见诸道家者流”;范成大《桂海虞衡志》:“香珠,以泥香捏成小巴豆状,琉璃珠间之,彩丝贯之,作道人数珠”,道教类书《无上秘要》中有的“三皇真元香珠”的制作方法:

沉香三斤,熏陆一斤,青木九两,鸡舌五两,玄参三两,雀头六两,詹香三两,白芷二两,真檀四两,艾香三两,安息胶四两,木兰三两。凡一十二种,别捣,绢筛之毕,纳乾枣十两,更捣三万杵,纳白器中,密盖蒸香一日。毕,更蜜和捣之,丸如梧桐子,以青绳穿之,日曝令乾,此三皇真元之香珠也。

这种上元香珠不仅串成数珠佩戴,还可以单颗焚烧或服食物,可使人精神爽朗,有防病祛秽之功效。在道教《三洞枢机杂说》中,亦有与三皇真元香珠类似的降真香珠法:“丸之如鸡头子,大青线穿之,曝令干,名曰三真九和香珠丸”。  

在宋代,道家所用香珠逐渐成为大众流行的佩饰。宋人创作的香方中,有很多既能焚烧亦可制作成香珠佩带,《陈氏香谱》“古龙涎香”条载:“和匀,任意造作花子佩香及香环之类”;韩钤辖的“正徳香”亦可制作成数珠:

上等沉香十两末、梅花片脑一两、蕃栀子一两、龙涎半两、石芝半两、郁金颜香半两、麝香肉半两,右用蔷薇水和匀,令干湿得中,上䃮石细䃮脱花子爇之,或作数珠佩带。

古龙涎香与韩钤辖正德香,所用香料名贵,是上层社会风雅人士常用的香品。普通百姓使用的香珠,多以是自然的香花为原料制作。广东地区常用素馨花制作香珠串,《广东新语》:“龙涎香饼、香串者,治以素馨,则韵味愈远”,江浙一带则以桂花为主要原料制作香珠。  古人把新鲜的桂花捣碾成花泥,搓成均匀的小球,于当中刺出细孔,经过晾晒、风干后把香珠串在一起,制成手串,像钏镯一样套在腕上。陈栎有《木犀珠》一诗夸赞桂花制作的香珠:

岩树初开金粟明,累累如贯耀人睛。非生蚌殻圆还皎,若比龙涎馥更清。分种元从天上落,粉身今捻掌中轻。莫言合浦光常在,敛袖归怀夙有情。

古时桂花多简称为桂,很容易与“肉桂”想混淆,所以宋人常以木犀之名称呼桂花。桂花香味幽雅清甜,文人常把桂花的香味与龙涎香作比,邓肃《岩桂》:“清芬一日来天阙,世上龙涎不敢香”,陈栎《木犀珠》中也说木犀香珠比龙涎香还要馥郁清新:“非生蚌壳圆还皎,若比龙涎馥更清”。

木犀香珠不仅可以捻于手中把玩,还可套在手腕上或置于胸襟里用来香身,起着如同香囊的作用。这芳香的串珠是南宋夜市上热卖香品之一,吴自牧《梦粱录》“夜市”条载:

夏秋多扑青纱、黄草帐子、挑金纱、异巧香袋儿、木犀香数珠、梧桐数珠、藏香……

木犀香珠的制作方法,在宋人陈敬编著的《陈氏香谱》中有收录。《陈氏香谱》卷四“孙廉访木犀香珠”:

木犀花蓓蕾未全开者,开则无香矣。露未晞时,用布幔铺,如无幔,净扫树下地面。令人登梯上树,打下花蕊,择去梗叶,精拣花蕊,用中样石磨磨成浆。次以布复包裹,榨压去水,将已干花料盛贮新磁器内,逐旋取出,于乳钵内研,令细软,用小竹筒为则度筑剂,或以滑石平片刻窍取则,手搓圆如小钱大,竹签穿孔置盘中,以纸四五重衬,藉日傍阴干。稍健可百颗作一串,山竹弓絣挂当风处,吹八九分干取下。

每十五颗以洁净水略略揉洗,去皮边青黑色,又用盘盛,于日影中映干,如天阴晦,纸隔之,于慢火上焙干。新绵裹收,时时观则香味可数年不失,其磨乳丸洗之际忌秽污,妇、铁器、油盐等触犯。

古人不仅用桂花一味香料制作香珠,还将桂花与大黄、檀香等香料调配,制作环珮、扇坠等物品,成书于明隆庆年间的《墨娥小录》中有“合木犀香珠、器物”的方法:

木犀(拣浸过年压干者)一斤、锦纹大黄半两、黄檀香(炒)一两、白墡土(拣二钱大一块),右并挞碎,随意制造。

用于制作香珠的香花,除了桂花还有玫瑰。《墨娥小录》中有以玫瑰花与沉香、金颜香、龙脑制作香珠的香方,《墨娥小录》“造数珠”条载:

徘徊花(去汁秤二十两,烂捣碎) 沉香一两二钱、金颜香半两(细研)、脑子半钱(另研),右和匀,每湿秤一两半作数珠二十枚,临时大小加减。合时须于淡日中晒,天阴令人着肉干尤妙,盛日中不可晒。

徘徊花即玫瑰花,南宋宫中常以玫瑰花与龙脑、麝香制作香囊,《太平广记》载:“玫瑰花、蔷薇紫艳馥郁,宋时宫院多采之,杂脑麝以为香囊,芬氤袅袅不绝,故又名徘徊花”。

香珠可制成各种颜色,《陈氏香谱》一首“香珠”方中,有调和香珠颜色的方法:

“黒色用竹叶灰、石膏;黄色,檀香、蒲黄;白色:滑石、麝檀;菩提色,细辛、牡丹皮、檀香、麝檀、大黄、石膏。”

要想得到红颜色的香珠,就要以朱砂为衣,《香乘》作者的周嘉胃,在书中说自己见过交趾香珠“外用朱砂为衣,内用小铜管穿绳,制极精严”。

曹雪芹《红楼梦》中提到过的“红麝香珠”,应该就是使用朱砂染色的合香香珠。第二十八回贾贵妃指派夏太监从宫里送来端午节赏赐时写道:“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

“红”是指香珠的颜色,“麝”意为诸香调配的复合香气。用香花制作香珠在清代依然很流行,顾瑶光有《虎丘竹枝词》描写用野蔷薇花,苏州百姓用蔷薇花制作香珠、扇坠、佩饰的情景:

篱畔寻芳花已稀,家家盆捣野蔷薇。雕成双宿鸳鸯坠,香透玉郎白袷衣。

清代,香珠常以十八颗为一组,用细绳串成手串,也被称为“十八子”。《新会志》载“香珠”:

合沈檀等数十香粉而成,用白及胶杵炼之范以式,或杂入黑色、紫色、金银数种,然不若原色尤香也,汗透之则香减。串小香珠一百二十粒,名曰“念珠”,串大香珠十八粒,名日“十八子”。

香串可戴于腕上作腕饰,也可当作佩件系挂在胸前,张子秋《续都门竹枝词》:“沉香手串当胸挂,翡翠珊瑚作佛头”。香串要系挂在胸前衣襟第二颗纽扣上,最为得体。

古人从端午这天开始佩带芳香的佩饰,南宋杨皇后有一首《宫词》描写近臣、御侍互相夸耀专递端午赏赐的书扇、佩带香的情景:

角黍冰盘饾饤装,酒阑昌歜泛瑶觞。近臣夸赐金书扇,御侍争传佩带香。

古人认为“香者气之正,正气盛则除邪辟秽也”,佩带香珠能避邪毒之气,有养生之功效。香珠佩带久了,香味会减弱。为此,古人总结了一套清理、收放香珠的方法:

凡香环佩带念珠之属,过夏后须用木贼草擦去汗垢,庶不蒸坏。若蒸损者,以温汤洗过晒干,其香如初。

原标题:腕动飘香麝,以香花制作的香珠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古代的香药日常生活

下一篇文章: 居家熏香怎么选?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