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艺韵

粤剧音乐艺术

发布日期:2014-03-10 11:40

粤剧音乐在保留本体既有规律的同时,亦具有灵活的特点。

早在清末民初,粤剧“志士班”在编写“文明戏”进行新剧本创作的时候,也同时进行唱腔设计。根据唱词内容、人物感情的需要出发,灵活地对各种板、腔、曲进行选用。从而打破过去那一套固定不变的板式结构,再也不拘泥于过去那种完整“散板、慢板、快板、散板”的速度节奏。只要是重新组合后的曲调顺畅、旋律悦耳,只要能增强粤剧声腔的表现力,梆子、二黄两类板腔可以互相混合使用,有时甚至择取梆、黄的一个上句或下句来重新组合。

如此灵活、自由的板腔与板腔的连接方法,一直延伸到现在,新的音乐唱腔设计越来越多,变化也越来越丰富。粤剧本体存在的极大灵活性,给音乐唱腔的设计以及演唱者提供了各自发挥创造性的广阔天地。艺人在演出实践中,不断竞创新声,“反线”、“乙反”、“河调”的广泛应用与发展,梆黄的板面、过门与拖腔也用来填词演唱,这无疑给粤剧唱腔增添了色彩。

粤剧在引进外来乐器时,不是拿来便用,而是在掌握乐器的性能后,根据粤剧本身的唱腔特点,灵活地进行运用。如小提琴和琵琶,就是改变了原有的定弦、弓法、指法而适应粤剧需要来进行演奏的。又如在引进京剧的打击乐时,也是灵活地加以运用的:京锣镲除了打京剧锣鼓点外,还有用来打粤剧锣鼓点,如“撞点”、“滚花”等;高边锣、文锣除了打粤剧锣鼓点外,还有用来打京剧锣鼓点,如“四击头”(四鼓头)、“长槌夺头”(断头)、“三槌”(单三槌)、小锣头(加官头)等。

综上所述,可以说,粤剧音乐之最大特点在于铸古熔今,广采博取,故田汉对粤剧唱腔有 “热情如火,缠绵绯恻。”的评价。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